2022卡塔尔世界杯直播(中国)有限公司-

极目新闻评论员 屈旌

入夏以来,媒体已报道多个热射病死亡病例

极目新闻评论员 屈旌

入夏以来,媒体已报道多个热射病死亡病例。54岁的农妇韦巧连在6月25日这天,赶去离家近12公里的洗碗厂上班,因为车间环境炎热中暑,被送至医院ICU抢救。7月7日,她因重症中暑、即热射病引发的多器官衰竭死亡。而厂方领导在治疗期间停付医药费,并至今不愿签署韦巧连的工伤证明。韦巧连死亡当天的用药单显示,累计欠费60866元。热射病死亡前,农妇韦巧连与她的心愿

韦巧连的死亡医学证明(推断)书

韦巧连的一生,和无数进城务工的普通农民一样,艰辛朴实,劳累而平淡。她竭尽所能去干活维持生计,去拼命养育子女,去满怀希望和干劲地为将来打算,但是却倒在了自己拼命干活的工厂,因为一种只要环境好一点,关怀多一点,就完全可以预防的疾病——热射病。

韦巧连与女儿的合影

热射病是一种特殊的急症,病情凶险,完全是由于高温高湿环境造成。再健康强壮的人,都可能因为高温导致的身体调节功能失衡而瞬间倒下,更何况年过半百的女性。

韦巧连之所以患病去世,并不只是因为她命途不幸,而是与恶劣的工作环境不无关系。医生认为,她患的是劳力型热射病,是因为室内没空调、通风差、未及时诊疗导致。据其家属和工友反映,他们工作的车间内没有空调,只有两个工业风扇吹着热风,根本无法起到降温的效果。而就在韦巧连去世的6月份,开封市连续发布高温红色预警信号,可以想见这些工人们是如何顶着高温闷热,长时间辛苦工作的。虽然说患病有一定的几率,与个人体质相关,但如此糟糕的工作环境,无疑是不断蚕食着劳动者的身心健康,将他们置于危险之中。

韦巧连所在工厂车间流水线现场

据媒体调查,涉事公司的违法行为,不仅仅是为提供劳动保护,未加强防暑降温措施,而是从用工之初开始,就处处皆有违法违规,侵害劳动者权益的行为。

该公司成立于2018年,注册资本为500万人民币,光韦巧连所在的工作群就有30人,然而显示社保参保人数为0,查询平台显示的法人、大股东张国富仅是厂里的维修工,这合乎法律规定吗?

韦巧连所在工厂厂房中展示的公司组织图

该公司没有工休、节假日和周末,员工请一天假就要扣一天工资,没有假日工资三倍,没有高温补贴,完全是让员工“卖命赚钱”,显然也是违反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》关于劳动时间、工资待遇等方面的规定。

更让人气愤的是,像韦巧连这样数年来几乎全年无休地工作,每个月都在工厂领工资,接受其管理、遵守其制度,完全符合劳动关系特征,却连一纸劳动合同都没有,也没有工伤保险。很显然,工厂为了规避用工成本,为了不给员工买保险,出事的时候好逃避责任,故意利用这些农村来的打工者法律意识不强的弱点,欺骗员工不签劳动合同,以至于他们倒在了工作岗位上,却维权艰难,连基本的赔偿都要靠讨!

韦巧连的部分工资流水记录

这样毫无法律观念,只把工人当成廉价劳动力,对其生命健康毫不在乎的工厂,为什么能够若无其事地开了这么久?是专门欺负那些埋头干活,不懂权益、不会维权的老实人,还是使尽了浑身解数去克扣工人,逃避监管?

如今,该工厂的多项违法行为曝光,当地相关部门不能只是“低调”地整改一下就算了,至少应该站出来告诉所有人,这样做是犯法的,是不对的,是必须付出沉重代价的,否则,会有更多企业觉得克扣和剥削员工也没事,顶多就是事后整改一下,那么,在巨大的利益驱使下,还有多少企业会凭着良心严格守法?

诉讼维权的道路虽然漫长而艰辛,但还是希望韦巧连的家人能坚强起来,拿起法律武器为她讨回公道,希望法律能让工厂承认韦巧连的拼命和付出,还她以最基本的保障和尊严。也希望能有更多人关注那么同样劳累、艰苦,缺乏保障的务工人员的困境,抵制违法违规,压迫员工,毫无人道关怀的企业,让劳动者拥有其应得的安全和保障,让悲剧不再重演。

(来源:极目新闻)